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未来网络文学家”在沪颁奖,孙甘露受聘为华东师大中国创意写作研究院院长 在“交叉小径的花园”,创意写作如何先行?

来源:文学报 | 张滢莹  2019年06月22日08:34

创意写作到底能不能培养作家?时至如今,这个看似老生常谈的问题依旧没有标准答案。随着社会的发展进步,文学的内涵、表达方式、甚至载体都在发生变化,我们面对的是复杂得多的文学样貌,准确认识、理解和跟上变化,本身就不容易。在这样的情况下,于去年成立的华东师范大学中国创意写作研究院面临的既是巨大挑战,又是重大机遇。近日,“网络时代的文学——未来网络文学家”在华东师大颁奖,班宇、唐四方、薛雍乐、徐平、栗鹿、魏思孝、哥舒意、吟光被评为2019年中国网络文学年度新人。与此同时,作家孙甘露受聘为华东师大中国创意写作研究院院长,作家李洱等成为华师大首批驻校作家。

文学生态中,“一座有交叉小径的花园”成为现实

据华东师大中国创意写作研究院副院长黄平介绍,华东师大将为每年获胜的网络文学年度新人提供为期三年的培养。其中第一年是驻校培养,另外两年是校外跟踪培养。一年驻校培养主要依托中国创意写作研究院的学术资源,包括配备导师,选修创意写作专业以及其他专业的相关课程,参与文学工作坊,外出调研考察等。而本次网络文学年度新人的评比,所关涉的是一个大网络文学的概念,不仅限于传统商业网络文学网站上的作品,同时也包含微信公众号、APP、社交媒体等各种类型的网络写作。获选的8位新人作家并非传统意义上“日更”的网文作家,而是以新媒体形式、带着自己的文学思考,在自己的写作层面获得了相当认可的作者。

正如我们对于网络文学概念及含括范围的不断延展,在中国作协副主席、书记处书记阎晶明看来,很大程度上,今天的网络文学已经不是“闯入者”“捣乱者”,并在适应和提升的过程中,慢慢和传统、严肃、主流文学形成一种融合。“网络文学就是中国作家、中国文学的一个组成部分。它就是一支新生的、青年的、活跃的力量,而不是某一种偏门的旁支。”而我们惯常认为通俗、故事性强的类型文学则逐渐向一种专业性写作发展,人们对于文学内涵和外延的理解都在发生着变化。“比如写中医的,读者看的时候可能一半是在欣赏故事,另外一半则通过这样一个小说了解了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中药知识。其实这种创作越来越专业化,写作者必须有专业能力、专业知识,必须要有文学之外的态度和方法进入那个领域,所以这种文学,这种欣赏本身也是文学欣赏的组成部分。”由此,他认为,当下的文学越来越向一种新类型,比如说与科学和其他的专业领域的高度结合,以满足读者的综合全面、复合审美欣赏需求,并兼顾文学自身的魅力以及艺术性,怎样的作品当中以怎样的方式呈现。对于这种新趋势的理解和研读,不单单是学者的研究,也是创意写作应该关注的内容,“我们应当把创意写作在这个范围内进行理解,在保证创作在专业性、类型化的前提下,能够在语言、文学表达和小说结构上接受系统指导”。

多年跟踪研究网络文学发展的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邵燕君把如今的网络文学区分为传统网文和当下的网文,也就是说,仅仅经过20年的发展,网络文学的生态已现分野。“大多数网文基本上还是参照了金庸一代的通俗文学,是有宏大叙事的,而真正体现网络性的文学、2015年以后、泛二次元以后的文学真的和原来的网文不一样了。”如今,许多看网络文学的读者并非单纯意义上的读者,更多是创作过程的参与者,讨论、点评、互“怼”、玩“梗”,作者的一句话,下面点开也许有99条评论,读者之间的互动、读者与作者之间的互动已经成为当下网络文学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当然,可写的文本在这个网络媒介充分实现了,以前一直说,网络文学可能是一座有交叉小径的花园,如今真的成为了现实。”

邵燕君的一个学生正在写一篇关于网络文学先锋性的论文,其中提到这种先锋性,是用大众性实现的。“我们谈先锋小说,会说叙事性本身就是内容,这和媒介即信息是一个道理。”邵燕君认为,“媒介本身的特性,规定了承载的内容是传统的,还是出现了新特质的文学。如果我们不能理解形式本身就是独立的,就没法理解当下的网络文学。网络文学的核心是网络性,在媒介变革之际,对于媒介本身变化的深刻理解是必要的,只有在这个意义上才可能把新的文学性的本质呈现出来。”

在这一点上,咪咕文化企业文化办公室总经理张燕鹏的实践经验亦可佐证。在他的观察中,“弹幕式点评”已经完全刷新了以往读者对于网络文学的参与机制,“这种互动性的爆发式增长,是从2018年开始的,某种意义上来讲这是一个很好的趋势”。从咪咕的角度来讲,如今他们所做的是全媒体的出版工作。“如果一个作品已经接近完结,我们会引导进行纸质出版,并作一些类似于众筹的议定,以避免出版以后的库存堆积;而电子方面除了线上出版物之外,也可以进行同步有声阅读等。”春节期间,在许多人的朋友圈刷屏的《啥是佩奇》就是咪咕与阿里共同合作的产物,这个创意,出自于咪咕组织的创作采风。“这个宣传片的成功,让我们认识到深入生活现场去挖掘故事的重要性,并不是说就等于稀奇古怪的创意。其实也好,文学也好,任何创作要深入人心,必须与生活密切相关。即使在网络文学如此发达的时代,这一点不会改变。”

创意写作和研究既有重大意义,也面临巨大挑战

参与筹建上海文学博物馆期间,身为上海市作协专职副主席的孙甘露搜集阅读了大量相关的研究文章。上世纪七十年代,白立方建筑的诞生,使得展览逐渐形成了一块庞大的、干净的、中性的白色空间,以隔离外界影响。白立方建筑内部只有你和艺术作品,别无他物,静默相对。对于如今的博物馆来说,白立方早已从一种建筑形式,转而成为一种展现艺术的方式,但同时也带来了许多问题,比如因环境的影响,即使诞生于生活,艺术品的内涵也在此被割裂、孤立。他认为,写作同样存在类似问题:“对许多写作者来说,外部声音是无效的、是被自动过滤掉的,无效的外部世界使写作者陷入了对公共生活的无视——虽然他(她)身置于现实之中,但对现实生活的观察却陷入‘白噪音’,使对写作的判断和现实的判断陷入双重隔离,那种向着殿堂的、终点式的努力也会面临遗址的和废墟式的困境。”

今年,也是中国人民大学创造性写作专硕招生的第五个年头。人大文学院教授、作家梁鸿为创造性写作学员所开设的课程中,就有一门跨学科分析,这恰恰对应了孙甘露的想法,写作绝非闭门造车,融会贯通的知识背景和对广阔现实的理解是所有写作者的必修课。“在中国文学的现场,有许多非中文专业身份的作家,但是我觉得我们对知识的融合性不够,很难达到在文本里面更交融的一种状态。所谓知识和文学之间的真正结合,并不是写几个简单的元素就行。”为此,她所希望的,是提供多元化的观察视角,看那些历史学、人类学、社会学等学科是如何观察社会、书写社会、理解社会的,“希望由此培养青年作家的交叉思维能力,对他们的写作形成一定帮助”。

在华东师大中国创意写作研究院副院长罗岗看来,今天的创意写作,本身就是一个大的概念,“文学性本身在扩散,扩散到各个领域,从影视、游戏、动漫等形式中,都能看到文学性的因素在起着越来越大的作用。从这一角度来说,确实需要能掌握比较良好写作技能的这一群人”。在此以外,他认为更为重要的是,需要观察网络在文学当中扮演的角色,“这个时代网络的作用会越来越大,除了提供一个窗口、教写作之外,要培养通过文学来看待这个迅速变化时代的眼光和视野。”他以最近两年风起云涌、佳作迭出的现实主义网络文学为例,“现实主义的网络文学并不是简单关心底层,或者说关心社会问题,更重要的一点是能否找到新的眼光、文学性的角度来看待急剧变化的时代,这是更为广义的现实主义”。

对孙甘露而言,当下文学所面对的网络性,与网络文学中渐渐浮现的复杂文学性,是创意写作无可回避的现实土壤。创意写作和研究既有重大意义,也面临巨大挑战,“借用本雅明的说法,我们也应该尽量避免使之成为‘神童们的养老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