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两会上的青年话题·关注网络作家 “唐家三少们”惦记着规范网络文学

来源:中国青年报 | 章正  2019年03月07日08:58

全国政协委员唐家三少接受采访。章正/摄

最近,让全国政协委员、网络作家唐家三少(张威)感到头痛的是网络圈的一些乱象:有一些微信公众号和网站,会推送很吸引人的标题网文,实际上打着色情暴力的擦边球。近日,在今年的全国两会现场,他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专访时指出这些问题。

据权威,截至2017年12月底,中国网络文学用户规模达到3.78亿,占网民总数的48.9%;手机网络文学用户规模为3.44亿,占手机网民的45.6%。2018年网络文学用户更是突破了4亿人大关。

都是流量惹的祸

这些内容为什么堂而皇之地出现?唐家三少认为,源于一些所谓“免费网站”,他们用吸引人的标题,来抓取读者的猎奇心理,以此吸引流量,然后再卖变现。

“相当于回到了网络文学最初那个年代,在那个时候才有这种东西!”唐家三少对此很担忧,为此,他今年在全国两会上,提交了规范网络文学类产品审核标准的提案。

他呼吁,从目前情况来看,诸如一些新媒体平台和各大应用商店并未对上架App的相关行业资质进行审核,导致其中存在不少低俗、盗版内容。

他举例称,2018年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公布的案例中,湖南永州查获某公司涉嫌传播淫秽物品案,涉案公司未取得网络出版行政许可,利用微信公众号提供网络出版物,单本书籍点击量达数千万次,其中点击量较大的4部电子书籍经鉴定均为淫秽色情书籍。

他指出,国家明确规定,从事网络出版服务,必须依法经过出版行业主管部门批准,并取得《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不过,他只发现少数的手机应用商店要求阅读类App程序开发者在上架时提供《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其他平台或未专门对阅读类App进行分类,或只要求开发者提供企业营业执照。

整治对象要准 棒子别打到正规网站身上

“有人也找我合作,希望引流低俗内容,被我拒绝了,这样的现象挺普遍的。”浙江省作协第九届委员会委员、丽水市作协副主席、网络作家蒋离子也遇到过类似事情。

“低俗内容产生庞大的用户覆盖率,很容易导致用户口味的偏差。几乎所有网络文学从业者,对这些‘流量蝗虫’深恶痛绝,但苦于无法解决。”全国作代会代表、福建网络文学专委会委员黄志强直言。

对于此问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网络作家朱双艺也说:“现在很多自媒体确实存在盗版、低俗和导向问题,其实网络文学网站经过多次整改后大多都很自律。真正问题多的还是自媒体,对于它们的管理与引导应该下大功夫。”

让唐家三少更为担忧的是,网络文学规范了20年,处于良性成长阶段。这些乱象出现后,导致劣币驱逐良币——监管部门反而首先关注有案可查的正规网站文学网站和App,从而影响网络文学正常发展。

“整治的对象要摸准,否则棒子会打到实际上没有这些内容的正规网站身上,真正出问题的平台反而不容易被查到。”唐家三少坦陈。

他建议,首先要规范这些内容的准入门槛。他打比喻,要先对“卖家”资质审核,他们“进货”之后,发现了问题,就可倒查追溯,责任非常明确。

唐家三少直言一些平台的这种失信和失职行为,一方面应归结于现阶段仍属于新媒体平台和应用商店的发展初期,为抢夺市场份额,有意放松审核;另一方面,对违规网络服务提供者的处罚力度还不够,未形成有效的追责问责机制。

唐家三少直言:“去年,我谈到网络剧现在已经是世界四大文化现象,网络正在帮助我们中国文化走出去。我希望能尽快把一些乱象遏制住、打压下去,让真正好的作品继续成长起来。”

盗版也是网络作者的一个痛点。唐家三少举了一个例子,他的一部小说,比如有1000章,正版也就是1000页,可是盗版大概有1000万页,盗版数量之庞大,连他自己都没有算过受到多少损失。

他深刻地感受到变化——随着这几年打击盗版力度持续增加,盗版的网络小说越来越少了,一些网络贴吧里面也没有了,但是盗版依旧大量存在。

解决:黑名单上线 问题产品下线

记者就网路文学领域如何更好整治和规范,采访了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主任何弘。他说:“这是目前网络文学传播出现的新问题。主要是一些以做‘渠道’为主的网站和小型文学网站、盗版网站,微信公众号、App等自媒体传播平台,经过一些门户网站的转载,对社会产生相当大的影响。”

他指出,中国作协非常重视该问题,去年已经专门向有关部门报告。但是,中国作协对这些网站没有管理职能,工作主要以引导为主。他建议有关部门加强监管。

唐家三少认为,其监管制度可以借鉴PC互联网的相关经验。他建议,监管部门可以出台统一的审核细则,以清单形式列明各类型新媒体或App应具备的相关资质。

就阅读类产品而言,依据国家有关规定,从事网络出版服务,必须依法经过出版行业主管部门批准,取得《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有必要通过细则的方式制定统一的上架审核标准,明确新媒体平台和应用商店等网络服务提供者应在阅读类产品上线时核实其是否取得该许可证,禁止未取得的阅读类产品上线。

唐家三少进一步提出,国家还应明确网络服务提供者对有关证明文件进行查验,只有如此,才能认为其尽到了审核义务,在发生侵权时才能免除其审核管理责任。

他还提出,现阶段应当加强对相关网络服务提供者的管理,网信办应提供统一查询服务,面向全社会公开备案新媒体平台、应用商店信息及黑名单。对于审核不严、投诉较多却仍不改正的新媒体平台、应用商店,应加入黑名单,被列入黑名单的,应暂停提供服务,并进行整改。对于违规情况严重的平台,应当要求关闭服务器,并对运营者采取罚款等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