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ZUO JIA YIN XIANG

01加莱亚诺:拉丁美洲革命的前行

加莱亚诺的激情燃烧的青春岁月恰好碰上了拉丁美洲意识勃发的年代——20世纪60年代,他也以自己的文笔有力地参与塑造了拉丁美洲认同,特别是《拉丁美洲被切开的血管》和《火的记忆》(三部曲)这两部书写拉丁美洲“被劫持的记忆”的巨著。

01
加莱亚诺:拉丁美洲革命的前行

加莱亚诺的激情燃烧的青春岁月恰好碰上了拉丁美洲意识勃发的年代——20世纪60年代,他也以自己的文笔有力地参与塑造了拉丁美洲认同,特别是《拉丁美洲被切开的血管》和《火的记忆》(三部曲)这两部书写拉丁美洲“被劫持的记忆”的巨著。

来源:澎湃新闻
02马林·索雷斯库:隐秘的逃逸

似乎马林·索雷斯库平淡无奇地度过了其一生。然而,我们应注意的是,作为一个诗人,表面看,他未曾遭际什么显著的外部创伤性事件。但聆听其诗歌之音响,却使人陡生如临深渊的战栗和擦身黑暗的惊惧。这就不得不将他置入他在自己祖国所处的某种情境来加以释读。

02
马林·索雷斯库:隐秘的逃逸

似乎马林·索雷斯库平淡无奇地度过了其一生。然而,我们应注意的是,作为一个诗人,表面看,他未曾遭际什么显著的外部创伤性事件。但聆听其诗歌之音响,却使人陡生如临深渊的战栗和擦身黑暗的惊惧。这就不得不将他置入他在自己祖国所处的某种情境来加以释读。

来源:文艺报
03帕慕克:梳妆台及其呼愁

帕慕克是忧伤的作家,忧伤于丢失了传统的土耳其的忧伤,这种忧伤不属于个人,是属于数百万土耳其人的忧伤,帕慕克称这个忧伤为“呼愁”。

03
帕慕克:梳妆台及其呼愁

帕慕克是忧伤的作家,忧伤于丢失了传统的土耳其的忧伤,这种忧伤不属于个人,是属于数百万土耳其人的忧伤,帕慕克称这个忧伤为“呼愁”。

来源:文艺报 
04安吉拉·卡特:一位反常规、反套路的作家

卡特的创作素材就是过去时代的神话和传奇,当然也就继承了神话和传奇的怪诞夸张风格。那些暴力元素也是社会文化当中既有的暴力症结在文本中的变形映射。暴力和血腥是对现实更深刻和真实的再现。卡特以变形的方式再现了暴力和残酷的真实,也再现了公平、自由和爱的美好,所以她笔下的世界既震撼又充满魔魅。

04
安吉拉·卡特:一位反常规、反套路的作家

卡特的创作素材就是过去时代的神话和传奇,当然也就继承了神话和传奇的怪诞夸张风格。那些暴力元素也是社会文化当中既有的暴力症结在文本中的变形映射。暴力和血腥是对现实更深刻和真实的再现。卡特以变形的方式再现了暴力和残酷的真实,也再现了公平、自由和爱的美好,所以她笔下的世界既震撼又充满魔魅。

来源:澎湃新闻
《安妮·法兰克日记》:苦难的果实

并无证据表明,安妮·法兰克认为她能够代表除了她自己以外的任何人:一个陷入了恶毒和无意义的迫害之中的犹太血统的人,一个对生活充满渴求的成长中的女性。但普遍性通常源自特例之中。尽管各种人都想利用她,但即使对于跟她没有任何共同点的人,她个人的独特的话语也足以解释她的吸引力。因此她仍然在世界各地被阅读。而最重要的是,这使她成为一名天生的作家。

来源:澎湃新闻|伊恩·布鲁玛   2019/09/16
张洪仪谈阿拉伯文学

阿拉伯古代文学大多是靠口耳相传,诗歌作品容易记忆,因而形成传统。传统阿拉伯诗歌具有严格的韵律,掌握创作技巧的人凤毛麟角,所以阿拉伯人将他们奉为超人,是能与神明相通的人。

来源:澎湃新闻|钱艾琳 彭珊珊   2019/09/15
普鲁斯特的小说创作与第一次世界大战

第一次世界大战给普鲁斯特小说创作带来重大而深刻的影响:那次战争的爆发以及随之而来的出版中断,最终让今天的读者看到了一部与战前出版计划中的三卷本有很大不同的长达七卷的《追忆似水年华》。这部长篇巨著的创作与那个特殊的战争年代紧密联系在一起,为我们直接或间接地保留下了那个时代的历史印记。

来源:北京青年报|李长声   2019/08/14
阿尔玛·马勒是女权主义者吗?

作为一位自称是天才之缪斯的具有致命魅力的女子,阿尔玛·马勒从青春时代起就是众人倾慕的对象,好事之徒常伴她左右,直到她80多岁时仍然如此。

来源:澎湃新闻|诺曼·莱布雷希特 2019/09/12
《故事药丸》:当孩子感觉自己一无是处

1084粒故事药丸,治愈399个成长道路上的疑难杂症。在这里找到有趣又有用的故事送给孩子,或与他们共读;从这里进入奇妙的故事世界,成长不孤单,养育不焦虑。《故事药丸》是继《小说药丸》后,作者埃拉·伯绍德和苏珊·埃尔德金为儿童和青少年开出的文学疗愈书单。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9/09/11
是谁开启了第一次全球化?

几乎所有香料都有一段神话,比如没药成了公主被杀时流下的眼泪,龙涎香是从深海泉水中喷出来的,乳香则是上帝的眼泪……这些神话遮蔽了香料的真实产地、生产过程、使用方法等,所以生意长期维持,且能卖出奢侈品的价格。

来源:北京日报|唐山 2019/09/10
《家庭疗法》:熟悉又陌生的千禧一代

身为千禧一代的一员,王轩对他们以及他们的生活有着感同身受的观察和体验。褪去偏见的她,作品中涌动着一股少有的、触手可及的真实,她的故事为我们展现了一幅幅栩栩如生的生活画卷和集体群像,引领我们“走进了一个急速飞转的世界,就犹如一盏匀速、好奇的探照灯,始终在这个随时都可能失去引力的世界中寻找着一张张一闪而过、毫无防备且又真实的脸”。

来源:文艺报|王凯     2019/09/6
剥开勒克莱齐奥的记忆之丝

勒克莱齐奥生命不止,写作不息。在与日本译者望月芳郎的访谈中,他不断强调,写作为的是解决自己的存在危机。年轻时的勒克莱齐奥其作品风格始终在逃逸,逃开纷乱的物质世界,逃开无法抵挡的城市化进程,逃开可怖的机器统治,现代西方都市生活只给他带去压抑、焦虑、痛苦。

来源:深港书评(微信公众号)|张璐2019/09/4
博尔赫斯和他的朗读者

文学很神奇。邂逅一本好书、一个段落、一个句子,忽然就让人开启了灵犀。还有一些更幸运的人,有幸遇到他崇仰的大师,自此往后,在他的路途里总有一盏光亮的灯。

来源:北京日报|林颐 2019/09/3
罗伊·雅各布森:挪威文学是温暖的

罗伊·雅各布森是挪威目前知名度最高的作家之一,其作品多次提名并摘获北欧地区几大重要文学奖项,并被翻译成30多种文字。2009年,《奇迹的孩子》一经出版就广受好评,蝉联畅销排行榜冠军位置达半年,版权销往21个国家。2017年,罗伊·雅各布森又凭借《看不见的岛屿》入围国际布克奖短名单,也是首位入围该奖项的挪威作家。

来源:澎湃新闻|范佳来 邓萧玥  2019/09/2
他与自己对峙,也把读者架在了火上

鲍德温曾在60年代自比为布鲁斯音乐歌手——这种整体涵盖美国黑人音乐的艺术形式以其强节奏和韵律为听者带去直观的感受,而这也是鲍德温的写作追求——不逃避的艺术,不逃避的自我。因为他早就明白这个道理,“逃避是不可能的”。

来源:北京青年报|柏琳   2019/08/30
坂本龙马:站在“明治维新”反面的人

历史实景中的坂本龙马与明治维新的关系一直是若即若离,甚至会站在讨幕派的反面,犹若其自由洒脱、无拘无束的性格。

来源:澎湃新闻|沙青青  2019/08/27
音乐和哲学:寻求救赎之路

音乐,对保罗和维特根斯坦家族来说,是同生活达成和解的唯一筹码;而哲学,更是路德维希和世界进行沟通的仅有中介。也许,对维特根斯坦家族而言,世界上本没有什么艺术家和哲学天才,有的只是在生活的苦痛中寻求救赎的普通人而已。

来源:文汇报|徐来   2019/08/19